西甲

魂墓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到达第九层天

2019-10-12 22:51: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墓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到达第九层天

脸上带着震惊的神色,目光紧紧地盯在远方易行苍老的面庞上,

看出林天脸上的异样,名希眉头微皱,低声问道:“林天,怎么了,”

迟疑了片刻,林天摇了摇头,说道:“沒什么,”

看着易行一行人身影消失在远方,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林天几人才向空间台走去,

“小林子,从刚才到现在,你怎么一直眉头不展的,”杜陡看着心神不定的林天,说道,

此间林天心中一直疑惑不已,把他与易行相遇的几次合起來联想,林天也沒有发现易行有什么问題,除了这次发现易行的修为突飞猛进之外,

微微摇头,林天暗道自己疑心有点太重了,毕竟易行曾经并沒有加害过他,反而帮过他几次,

“沒什么的,”林天说着,随后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魂石摆在了空间台上几处凹陷的位置,

随着光幕亮起,林天几人的身影消失在空间台上,远方一个巨大的沙丘后面站出了几个身影,皆是看向空间台,几人赫然便是之前离去的易行等人,

空间通道外漆黑一片,任何光亮都填充不进,唯有空间通道中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在空间通道中,林天几人并沒有在多加谈论,而是静心修炼着,前路布满荆棘,如要踏入平地,如入无人之境,几人必须勤加修炼,

时间对于林天來说过得飞快,一个月转瞬间过去了,空间通道中,一直静心修炼的林天等人被杜陡的一阵兴奋的笑声打断,几人皆是站起身來,看向前方

,

“第九层天到了,第九层天到了,老黑,我杜陡又回來了,哈哈……”看着前方空间通道中越來越强的光亮,杜陡兴奋的大叫着,

刺眼的光亮刺激的着众人的眼眸,可是却沒有一个人闭上眼睛,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第九层天到了,一切的一切在他们将要踏入的第九层天即将展开,除了杜陡一脸的兴奋之外,林天几人脸上皆是沉重不已,名希俊美的脸庞还带着些许哀伤,不过却是一闪而过,

由于有杜陡这个经常出入下位天的人带路,林天几人一路上还算比较顺利,当林天几人到达第八层天的时候,第八层天已经快入凛冬之际,这代表着媚姬的婚礼也即将举行,然而当他看到身旁容颜已老的媚姬时,一直挣扎的心才被抑制下來,

站在空间台上,感受着第九层天空间中的浓郁魂力,一个多月的劳路疲惫顿时消弱了几分,

“走,我带你们先去我那,”杜陡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舒适,兴奋的说道,

林天迟疑了片刻,如今他身处在第九层天,如果第九层天的强者知道他來到的第九层天,必然会引起一番大的波澜,杜陡肯定是会受到牵连,即使他有一个强者爷爷,

仿佛看出了林天心中所想,杜陡走到林天面前,神色肃然道:“小林子,别拿杜陡我不当朋友,”

嘴角露出一抹无奈地笑容,林天只能道:“谢谢,”

锤了一下林天的胸口,杜陡笑着道:“臭小子,还來这套,走吧,”

一个时辰之后,林天几人來到了杜陡的家,这一路林天几人乔装打扮,杜陡也收起了平时那傲慢不羁的样子,毕竟林天身份太过特殊,如果中途让人发觉,即使他爷爷杜老魔出现也救不了他们,更何况现在他爷爷杜老魔已经去了第八层天,

回到家之后,杜陡深深了呼了一口气,平时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在第九层天可谓是胡作非为,不认识他的人几乎沒有,能这么一路安稳的到家,他心中也很是庆幸,

“小林子,你们先且在这里休息,我到外面去打听些消息,等我回來后,我们在具体商量接下來的事宜,”杜陡对着林天几人说道,

林天点了点头,道:“一切就麻烦你了,”

“小林子,再给我这么客气,我这就把你轰走,让四大古族的人请你去当客人,”杜陡笑着,转身走出了厅堂,

杜陡走后,林天几人便在客厅中等候,看到林天脸上的沉重之色,名希站起身环绕着客厅打量了片刻,徐后说道:“沒想到杜陡这小子家还挺气派的,看來这小子的那个爷爷在第九层天身份肯定不一般,”

闻言,林天,徐枫皆是看向名希,眼神中带着些许异样,这一路走來,名希仿佛对于一切都不是那么陌生,尤其是到了第九层天,他们自从结识了名希,并沒有问过名希的來路,此刻名希的身份在他们眼中仿佛一下子神秘了不少,

“杜陡家处于第九层天最为繁华的神城,虽然位于神城的位置比较偏僻,可府邸却是很大,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的那个爷爷杜老魔肯定有两下子,因为只有实力足够强的强者和大型势力才能入住神城,”名希说完,便不再说什么了,

林天知道名希肯定看出了他和徐枫心中所想,名希不愿提及他的身份,林天也不想多问,毕竟这一路风风雨雨的走來,他把名希当成了兄弟,一个可以托付生死的兄弟,兄弟之间最重要的便是信任,

距离杜陡出去已经半天时间,正当林天几人等的不耐烦的时候,杜陡回來了,同时带來的一人,付黑,

“小林子,”待付黑看到客厅的林天时,蓦然惊呼道,

“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杜陡捂着耳朵道,

“你怎么会在肚兜的家里,”付黑看着林天,转而看向杜陡,随即一脚踢在杜陡的屁股上,怒声道:“肚兜,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小林子來了,难道还不相信我老黑,”

杜陡摸了一下屁股,脸露痛苦之色,委屈道:“我这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嘛,以你的性格,如果知道小林子在我家,你还能乖乖的陪我去打听一下午的消息,”

“说得也是,”付黑摸着头嘿嘿笑着说道,

“两个白痴,”名希兀自翻了一个白眼,低声道,

名希声音虽低,不过还是被众人听见,付黑本來就黑的脸此时变得更黑,正想对名希动手,杜陡急忙拦住,小声言道:“黑子,你惹不起他,”

听杜陡一言,付黑眼神异样的看向杜陡,他和杜陡在第九层天还沒有怕过什么人,可是看杜陡的样子,仿佛很是怕眼前这个漂亮的分不清男女的人,

“白痴,”名希又是冷不伶仃的一句,

“名希,他是我朋友,”此时林天有点怒气的说道,

“就是,就是,大家都是朋友嘛,不要伤了和气,”杜陡讪笑着,急忙打圆场,分别介绍道:“我來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兄弟付黑,这位是名希,这位是徐枫,这位是水,”

“好了,大家都别沉着脸了,我打听了一下午的消息,据我打听九天上的大多强者都前去了第八层天,包括四大古族的四名族长,”

“有关还颜珠的拍卖将于半月后的月神举行拍卖,据传言是有两颗,”

听到这个消息,林天心中总算有点欣慰,这是至今他听过最好的消息了,他们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前來众多强者聚集的第九层天就是为了还颜珠,

“小林子,我看这段时间你们尽量不要外出走动,毕竟九天上藏龙卧虎,仍有很多强者滞留,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杜陡又道,

闻言,林天点了点头,杜陡所言极是,他们几人现在的实力在九天上的强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不小心泄露行迹,他们真算是走投无路,只有死路一条了,

此时付黑和名希小眼瞪大眼,仍是水火不容的样子,如若不是都顾忌林天的面子,两人早就单练了起來,

“付黑过來,”杜陡碰了碰付黑,拉着他走到了一遍,回头偷偷瞥了一眼名希后,随后向付黑小声的磨磨说个不停,期间倒是付黑时不时的回头看向名希一眼,不过片刻时间,也不知杜陡到底对付黑说了什么,付黑的脸色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憨厚笑着走向名希,道:“大哥刚才您教育的小黑极是,小黑刚才有什么对不住大哥的举动,还望大哥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与小黑计较……”

付黑一脸赔不是的真诚样子和话语令名希一愣,,名希刚才说他是白痴,他居然说名希是教育他,真是下贱的可以,林天也是被付黑搞得啼笑皆非,唯有徐枫如往常一样冷着脸,

“既然你这么识相,这件事就算了,”眼神怪异的看了一眼一脸讪笑的杜陡,即使脾气在火爆的名希此时也是沒了脾气,虽然之前是他无礼在先,

接下來,在杜陡的招待下,众人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随后便去了杜陡提前为几人安排的客房休息,

就这样,林天几人在杜陡家一住就是半个月,月神将要举行的拍卖会即将到來,将于明日清晨举行,

客厅中,众人聚在一起,具体的商量起明天拍卖会的事宜,

“小林子,明日月神的拍卖会,我看就由我和老黑去吧,你放心,两颗还颜珠,我们两即使是抢也一定会给你带回來一颗,”杜陡说道,

林天眉头紧皱,杜陡是为他们的安危着想,如果林天他们也去拍卖会,难免会被人识出,那样他们就危险了,可是看着水苍老的容颜,林天的心如同刀割,语气义不容辞,道:“不,我要亲自去,”

“公子,水不能让你冒险,能呆在公子身边,水已经很知足了,”

“不,我一定去,还颜珠我一定要得到,”林天声音坚决,沒有一点让人反对的余地,即使是水,

“肚兜,小林子为什么那么想要还颜珠,”看着林天脸上坚决的样子,付黑低声问向杜陡,

杜陡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听杜陡这么一说,付黑心中疑问更甚,不过他很是知趣的沒有追问下去,

“既然这样,明日我们就一同前去,即使天塌了,我们兄弟一起去顶,”知道无法改变,杜陡慷慨激扬的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那个位置
成都恒博医院大概费用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那个地段
成都恒博医院免费热线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