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心灵密码

2019-09-13 02:4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夜逐渐加深了颜色,空荡荡的出租屋内更显冷清。
我敲响了隔壁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孩,“请问,你家的wifi我可以用吗?”
女孩看了我一眼,告诉了我密码。
“你家的wifi经常开着吗?”我问。
“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情况下,24小时开着。”
女孩始终绷着脸,看得出她很警觉和戒备。也难怪,出门在外,小心点是应该的,尽管我也是女生。
道过谢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接上wifi后,我却放下了手机,把身子紧贴向卧室的墙壁,安上扩音器把耳朵贴上去,并打开了录音笔。老式楼房的隔音效果查,我听到了那女孩和赵南亮的说话声:
“我挺佩服你妈的,独自一人把你养大,自己还要忙事业,真心不容易——不过,你也应该体谅一下她,凡事不要太虚荣,和人攀比。”
“什么意思?”
“看你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平时吃的用的档次不低,你是学生不工作,哪来的钱?你妈够辛苦的了,别再给她增加负担了。”
赵南亮笑笑:“其实她一点不辛苦,我目前的生活她负担得起。”
女孩讶然:“怎么可能?你妈不过是个乡村小学的校长,一个月的收入最多不过五千,怎么可能?”
赵南亮嘿嘿一笑:“有些事,你懂的。”
两人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我不感兴趣了。聊了一会儿,赵南亮起身告辞,楼道里响起了开门、下楼的声音。
我走到窗前,看见赵南亮出了小区门口,站在路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我垂下眼睛,眼底不经意瞄到了一个黑影。我吓了一跳,借着月光我看到小区绿化带的茂密树丛里藏着一个男人,正仰头向上望。
他是在看我,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系列犯罪名称的字眼。
女孩子孤身在外,小心谨慎为妙。
我赶紧关了窗子,熄掉灯光,回到墙角正要收拾工具,我又听到了:“我现在已经跟他搭上线了,他没有怀疑我。”
女孩说话的口气由刚才的温柔可人转换为冷硬果敢:“我今天有收获,虽然很小,但是个好开头。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吐口的。”
接下来她的语气又变了:“不行,绝对不行。一旦事情被揭穿,想想后果吧。总之,我不愿意,毕竟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放心,我有分寸。好了,水开了,我得去灌水了。”
听完后,我一阵心惊,看来,我遇上“茬”。

二、火灾有文章
第二天一早,我做了一番伪装后出门,赶到了A城化工学院门口。好在对面是一家小型的“人才市场”,我混进了“流动大军”里,暗中观察。
不知为什么,我感觉今天的学校有点异样。
中午,我在附近找了家饭馆吃饭,我特意坐到一个学生模样男生的对面。
和他搭上话后,我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道:“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大高兴,怎么,考试没考好?”
“嗨,别提了。”男生向我倒苦水:“前几天化学实验室失火了。”
我震惊:“哟,那可不得了,化学的东西很危险的。”
“倒是没引起爆炸,就是烧坏了点东西。纵火人已经坦白交代了,晚上去实验室做实验,操作不当引发的火灾。倒没什么损失,关键是我们的考试卷子被烧毁了一部分,还得重考一次,哎,郁闷。”
男生吃完饭后离开了。我心里却泛起了嘀咕,直觉告诉我:这场不大的火灾背后大有文章。

三、我的故事
晚上回到出租屋,吃过晚饭后接到了同事海眉的电话。闲聊的过程中,她无意中提到:杜艳去A城了,今天晚上的火车,估计明早到吧。
放下电话,我陷入了思考:老妖婆(我给杜艳起的外号)以前来A城都是坐早车,这次怎么换晚车了?联想到之前海眉有意无意透露给我的信息,我认为:里面有事。
从师院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然而,迎接我的却不是新生活新篇章,我的顶头上司、领导、校长杜艳成为我的噩梦。
杜艳在当地算得上“风流”人物,如今与教务处张主任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从我上班的第一天起便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百般挑剔刁难,不分场合地点对我进行责罚、训斥甚至辱骂,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差点走上了绝路。
两个月前,我新近交往的男朋友莫名其妙与我分手了。事后得知,原来家里通过亲戚向老妖婆打听我,杜艳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打击、污蔑我的机会,最终,男友与我分手了。
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母亲的离世。我出生在单亲家庭,被母亲含辛茹苦地抚养长大。我的境遇令本就体弱多病的她因为悲伤过度引发了心脏病去世了。
我不能原谅那个老妖婆、杀人凶手。我了解到,母亲去世前曾私下找过杜艳,是她间接害死了我的母亲。
我要报复,你让我失去母亲,我不让你儿子好过。我知道杜艳的儿子赵南亮在A城上大学。于是,我利用假期来到了A城。通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赵南亮时常去一幢筒子楼里见一位网友。于是,我租下了房子,住进了女孩的隔壁。
如果既能报复赵南亮又能全身而退自然更好,不行我也豁出去了。
老妖婆这次来A城无疑是来看赵南亮的。看样子,她走得很急,准是有事,会是什么呢?
“哎,你是干什么的?”
我正思考得入神,门外传来隔壁女生的问话,然后便是一阵急促下楼的声音。
我赶紧跑到窗前,一个中年男人的背影迅速出了小区,消失了。
我惊魂未定地打开门,女邻居正提着外卖站在门口。
“刚才有个男的站在你门口。”
“我看到了,我不认识他。”
“出门在外,凡事小心点。我们是邻居,有事招呼一声。”她对我露出了友好的笑容:“我叫张倩倩。”
“孙静。”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张倩倩,有点眼熟。

四、原来是盟友
由于昨晚海眉的提醒,我在出门前将自己伪装到了牙齿。
我早早地赶到了化工学院,赵南亮果然在校门口等待着。不多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真的是老妖婆来了。
母子俩见面没有想象中的喜悦与激动,两人走进了附近一家饭店,好在包间的玻璃正对着路边,我在对面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杜艳取出一个信封交到了赵南亮手里,赵南亮收进了包里。上菜后,母子俩开始吃饭,气氛逐渐缓和,赵南亮拿出手机给杜艳看。
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赵南亮的包。从两人紧张而郑重的表情和动作来看,那个信封很重要,会是什么呢?
吃完饭后,杜艳母子二人从饭店里走出来,分开了,我不由自主地跟上了赵南亮。
他正走着,从路旁树丛中蓦的蹿出一个年轻女孩。赵南亮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后,四下看了看,拉着她进了树丛深处。
女孩很生气,连作带闹的,赵南亮极力安抚:“我不是说了吗,我最近忙。刚才我确实跟一个女的约会吃饭来着,我妈,你还吃她的醋?你放心,绝对不会的,你为我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呢?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
一通连哄带骗,把女孩支走了。我向后一退,踩到了一个空易拉罐,“吭啷——”一声。
“谁?”赵南亮警觉地一回头,紧盯着身后:“出来!”
树丛中走出一个人来,“不好意思,我方便一下,打扰了。”
这不是那个中年男人吗?他在跟踪我!他究竟是谁,要干什么?
趁着赵南亮和男人说话的时机,我赶紧退了出来。
回到出租屋,心乱如麻、精疲力尽的我一头栽倒在床上,拿出手机消遣。
咦,网络怎么连不上,停电了吗?没有啊,那就是——隔壁的wifi断了。
我赶紧出门去敲隔壁的房门,门开了,张倩倩露出脸来,“你,有事?”
我松了口区,“我的手机检测不到信号,我以为是你这里出现‘特殊情况’了呢?”
张倩倩有些感动,将我让到了屋里检查一遍后,“是我不小心碰掉了。”
看到她的笑脸,我突然想到了,不禁脱口而出:“你认识张安国吗?”
“那是我爸爸,怎么,你认识他?”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起来眼熟,我向她介绍了自己,与她更亲近了一些。谈到来A城的目的,张倩倩想了想,对我和盘托出。
张倩倩的父亲正是教务处的张主任。按照她的说法,她父亲受了杜艳的蛊惑被拖下了水。杜艳利用手中职权做了不少违规违纪的事,张父也牵连其中。杜艳保留了证据并以此要挟张父继续为她提供方便。张父意识到了严重性,张倩倩得知后,父女俩分头行动。张父继续盯着杜艳,张倩倩则通过网络与杜艳的儿子赵南亮搭上了线,希望找到被隐藏起来的证据。
我想起今天在饭店见到的那一幕,“你说,杜艳交给赵南亮的信封里面会不会就是证据。”
张倩倩点点头:“有可能,你看到他最后放到哪里了吗?”
我将跟踪情况和那个神秘男人的事说了出来,张倩倩不以为然:“放心,那个男人对你没有恶意。他要是想图谋不轨早就动手了,至于费这么大的力气吗?”
她说得有道理,我放心了。
“我怀疑,这个人十有八九和杜艳脱离不了关系。”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问张倩倩。
我们商量起下一步的计划来。

五、前功尽弃
跟了赵南亮整整一天,毫无收获。这家伙好像故意绕我似的,弄得我晕头转向,筋疲力尽。
回到出租屋,正准备和好友网上聊天时,手机上面没有显示网络信号。
准是张倩倩又不小心碰掉了。我去敲隔壁的门,门开了,“你是不是又把……”话说到一半时,我愣住了、傻了,开门的竟是——杜艳。
我暗叫不好,已经晚矣,我被她拽了进来,摔倒在地上,与赵南亮合力绑了起来。我看到,同样被控制的张倩倩缩在墙角,脚边是被拔掉的路由器电源线。
原来她是用这种方式向我发信号,可惜……
“我儿子说他最近被人跟踪了,原来是你。”杜艳甩了我一巴掌,两只三角眼怒视着我。
“妈,弄好了。”赵南亮从电脑桌前站起来,“所有的都消灭干净了。”说完后,把头转向张倩倩:“要不是给我妈看了你微信里的照片,我还真被你耍了。”
我想起饭店里赵南亮给杜艳看手机的情景,好不懊恼,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细节给忽略了呢。
杜艳从我身上摸出钥匙,递给赵南亮:“你去她家看看。”
不多时,赵南亮回来了,“也全都搞定了。”
他递给她一个录音笔。完了,辛苦搜集的证据毁了,我和张倩倩感到了绝望。

六、一个秘密
杜艳奸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十分钟后,有人上门了,居然是那个中年男人。眼前的情景令他大吃一惊,质问杜艳:“你这是干什么?放了小静!”
“放了她?哼,我放过她,她不放过我。”
“还不都是你逼的她?有什么恩怨冲我来好了,为什么要牵连她?她是无辜的。”
杜艳蛮横而无礼:“我不管!谁让她是你的女儿,谁让你们当初对不起我!”
从两人的争吵谈话中,我震惊了:中年男人是——我的父亲。他与杜艳年轻时谈过恋爱,但父亲却最终选择了杜艳的闺蜜我的母亲。杜艳不甘心,不断地骚扰、破坏我的家庭。要强的母亲对怯懦的父亲深深地失望,毅然选择了放手。
没想到,多年后的我阴差阳错来到了杜艳的身边。母亲去世后,父亲跟随我来到了A城,暗中关注、保护着我。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小静?”父亲在乞求她。
杜艳冷冷地:“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放过’这个词,你知道她要干什么吗?我放过她,谁放过我啊?你放心,以后的机会多得是,你就等着接招吧。”
说完,她转脸向张倩倩:“放心,你父亲的‘罪证’我会很快公布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我和张倩倩咬牙切齿。
手机响了,是赵南亮的:“我在寝室复习功课,快要考试了,我很忙的。放心,等我处理完一定陪你。”他越说越不耐烦:“好了、好了,别闹了,我没空,你看着办吧。”
挂断电话不一会儿,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传来,进入了小区。
有人敲门,居然是警察。

七、善恶有报
报警的是赵南亮的女朋友。她跟踪赵南亮到了小区,看见他走进了张倩倩的家。她以为赵南亮劈腿了,于是报警举报了他。
赵南亮在学校以课代表的身份与任课老师混得厮熟,他利用学校对试卷管理方面的不严谨与不规范,暗中收取费用替一些学生修改试卷分数。前不久,校领导突然要对试卷进行检查引起了赵南亮的恐慌,于是他制造了一场火灾,烧毁了证据,并说服女朋友帮其顶罪。谁想到,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栽了。
赵南亮受处分是无疑的了,弄不好还会吃官司。就在杜艳上蹿下跳托关系找熟人时,她也栽了,有人向上级部门举报了她,证据确凿,不但公职不保,等待她的还有牢狱之灾。
张倩倩的父亲做了污点证人,全力配合调查。这对自私冷酷的母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八、尾声
我离开了A城,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海眉成了我的信任领导。
我与张倩倩成为了好朋友,至于我和生父之间的关系,恐怕还需要时间来弥合吧。
Wifi的密码可以通过“万能钥匙”软件破解,而人的心灵密码也许永远没有答案。

共 470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毕业不久,涉世不深的年轻女孩在工作中遭到了上司的百般刁难和无理指责,含辛茹苦的母亲也因此引发心脏病去世了。女孩心有不甘,将报复的目标指向了上司的儿子,并在调查中认识了有着相同目的的盟友。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女孩和她的盟友还是落到了上司和她儿子的手里,并由此揭开了女孩的单亲之谜——女孩的母亲和上司曾经是闺蜜和情敌……文章构思精巧,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中将故事一步步推向高潮,既有惊心动魄的正面冲突,也有缜密细致的推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以身试法的人终究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充满正能量的文字,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21501】
1 楼 文友: 2015-12-14 08: 2:00 问好莫真,感谢支持江山小说,期待更多佳作,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5-12-14 08: 9:16 看得出来,作者在构思上颇费了一番功夫,这也成为文章的亮点,稍显不足的是首尾呼应上做的不够自然,有刻意为之的痕迹,不过瑕不掩瑜,整体上看还是相当不错的一篇文字,也相信以后会做的更好。加油!
 楼 文友: 2015-12-15 08:25:45 相识江山,是缘分,是文字,是源于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您的文字,是我们在此收获的最真实的幸福。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恭喜作品加精!
我们将收藏您的美文,收藏一份喜悦,收藏这份美丽的遇见!
期待您的新作,祝文安笔祺!人生祥和!
4 楼 文友: 2015-12-20 08: 8:26 什么时候,人心都是猜不透的。
5 楼 文友: 2015-12-24 18:0 :21 恩,巧合太多,斧凿痕迹严重。 想写点什么,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
6 楼 文友: 2016-07-14 06:01:04 读了远方文友的作品,不仅为故事所感到,不仅看到了文友高水平的创作技巧,更使我联想到江山文学网这个培养文学才子的文学平台,热爱江山文学吧!在这平台上聚会等于在一所大学校里深造。握手!夏安!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宝宝正常大便
儿童中暑
幼儿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