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罗浮 第两百四十章 明若

2019-09-13 19:25: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浮 第两百四十章 明若

每个宗派都有各自独特的气息,和蜀山千峰的奇秀缥缈,许多门派的巍峨壮观,气势非凡相比,慈航静斋就像是一个隐匿在世间的真正桃源胜地。沿着山坡建造的这些殿宇、房屋,除了山道最前的那几间比较高大之外,其余的都是各成院落,就像是有许多人分别在此隐居一样。

整个慈航静斋,透露出独特的平静宁和的气息,而除了这股独特的气息之外,洁白的山道…许多朴素的院落,淡雅的墙壁,都在无形之中透露出一种慈悲的气息。

避世为清净,仗剑为慈悲。

慈航静斋虽然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避世不出,极少在世间行走,但事实上灾祸横行之时,却都有慈航静斋行走与世间的弟子的身影。

七十年前黄河决堤之时,一名白衣女子由东踏浪而来,救济灾民,并在灾后广募善款,修补堤岸,疏导水利,将万里泽地变成了良田。

六十年前,东海流寇为乱,一名白衣女子由海上来,一人一剑将盘踞在海岛上的上万名流寇全部杀死。

五十年前,通州瘟疫流行,一名白衣女子奔走于通州各地,施术布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性命。

……..。

这些白衣女子,在很多世间的传说中,都被传说成了白衣大士观音的化身,但事实上,这些却都是慈航静斋的弟子。

一座小小的竹楼里,云媛和抱着小茶的诗剑满怀敬意的看着面前的一名素衣女子。

而这名素衣女子却是用带着一丝疼爱的表情看着云媛和诗剑。

这名素衣女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的年纪,满头青丝用一根素色的带子扎在了身后,她的肤色细腻得如同白瓷一般,十分的美丽,但是任何人第一眼看到她,却都产生一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因为这名素衣女子的面相,似乎和世间很多庙宇之中的观音长得很是相似。但仔细看的话,却又会发现,她其实和庙宇中的那些观音的面目有很大的差别。

只是因为,她身上自然散发出的那一股说不出的……慈悲的气息。

她的名字叫明若,慈航静斋的掌教。

明若看着疼爱的看着诗剑,看着自己的这个活泼善良,有时候却又会孩子气,冲动的最小的弟子,这个青春动人的少女,每当她看着诗剑时,她就会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想起自己还未成为慈航静斋的掌教时的那些日子。

而看着云媛时,明若这个一百年来第一个将静念通明诀突破到了第八重剑心通明境界的女子也丝毫不掩饰对自己众多弟子中,最为成才的弟子的疼爱,虽然和众多的弟子相比,云媛的容貌显得最为普通,最为平淡无奇。

“云媛,你说的不错,这件事看上去的确并不简单。”明若看着头发盘着,相貌并不算艳丽但却显得干净清雅的云媛,点了点头,说:“除了你说的那两点之外,还有一点凑巧的是,当年我在通州的时候,有一个人对我也有过救命之恩,而那个人也是一个花灵。”

云媛略微怔了怔,就算这也是一个巧合,但这么多的巧合凑合在一起,却让云媛的心中隐隐约约的产生了一些寒意。

“云媛,你带着她去云庐吧。”明若看着诗剑手中的小茶,又对诗剑说道,“诗剑,你去让你燕虹师姐和碧瑶师叔去云庐吧。”

“去云庐?”云媛和诗剑都同时一震,“师傅,你要…

..救她?”

“为什么不救?”

明若突然笑了起来,反问自己两个疼爱的弟子。

“可是这极有可能是有人要乘机对我们慈航静斋有所图谋。”云媛忍不住说道,她的脑海里有些混乱,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人乘机对我们有所图谋,难道我们就不救了么?”明若淡淡的摇了摇头,“因为自己有危险而不救人,在世为医即是缺少医者之心,而于我们来说,便是失了根本的道心。”

诗剑怔住,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许多事情。

她知道,五十年前,通州瘟疫流行,魔道有些门派趁机为乱之时,便是她师傅明若奔走于通州各地,救了无数世人。

原来这么多年下来,明若还是始终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医者,并不是一个清高在上的修道者。

慈航静斋的静念通明诀,是世间最玄奥、威力最为强大的诀法之一,但是这道诀法中很多地方,诗剑却还是根本参悟不透,难道说,唯有有一颗清净淡泊,始终怀着一颗不惜自身而慈悲济世的心的人,才能领悟到这道诀法中的那些境界?

“多谢师傅点醒。”

而诗剑怔住的时候,云媛却已经恭敬的朝着明若行了一礼。事实上云媛也并不是缺少那一颗舍己为人的道心,她也很清楚当年通州那一场瘟疫下来,死了无数的人,千里之内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露天的大坟场,有些魔门的人乘机收敛尸骨,修炼魔功,明若也差点被偷袭致死。她也很清楚明若当年行走在通州时是怀着一颗什么样的慈悲之心,将生死置之度外。若是换了云媛去,她也必定会像当年的明若一样。她面对小茶的时候之所以犹豫,还是因为明若,因为慈航静斋。

云媛的修为本身要比诗剑高出许多,而现在的明若对于云媛来说,却就像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云媛清晰的看清自己,也看清自己今后要走的路……如何才能接近或是超过明若的修为。

“去吧。”

明若有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这两名弟子。事实上她并不希望每个自己的弟子都成为像自己一样的人。有些时候为别人考虑得太多,就会变得根本不为自己考虑。

但是,总要有些人要挑起慈航静斋的担子对不对?

她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心中少了慈航静斋这个羁绊,或许自己的静念通明诀早已突破了下一个境界。

但是人活在世界上,有些东西,总是要有取舍的。

明若在心中无声的轻笑了一声,右手不自觉的拢了拢头发,这一瞬间她不自然流露出来的明媚让诗剑和云媛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而她却是淡淡说了一句,“你们放心好了,千年以来,对我们慈航静斋有所图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我们慈航静斋却依旧存在,而且还会依旧存在下去。”

***

云庐,位于慈航静斋建造在山坡上的殿宇、院落的中央部位,一座通体白色的三层小楼。

这三层小楼的最上层房间的正中,是一块一丈来长的湛蓝色寒玉。

陷入昏迷的小茶就被放置在这块湛蓝色的寒玉上,一个直接纂刻在寒玉上的法阵让寒玉上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气一丝丝的沁入小茶的体内。这种特有的冰寒之气不会损伤小茶的身体,却可以将小茶体内气血和毒蛊的活动降到最低点,这样就算在救治的过程中出了某些意外,蛊毒也不至于马上瞬间爆发开来,让施救者没有反应的时间。

云媛、燕虹、碧瑶,三名除了明若之外,慈航静斋修为最高的女子,并排的盘坐在寒玉之前。

随着一阵阵的空明祥和的法力波动的散发,云媛、燕虹和碧瑶山人之中,位居正中的云瑶首先一挥手,在小茶的身体上打入了七十二根一尺余长的细细金针。

“是要用金针渡血?怪不得师姐说要救她的话,要大伤气血!”

诗剑就站在门口附近,一看到云媛在小茶的身体上打入了那么多根细细的金针,脸色顿时变的紧张了起来。

这七十二根细细的金针,不是实心,而是中空的,中间有一个从头至尾的小小孔洞。

云媛一将这些金针打入到小茶的身上,坐在云媛左手的燕虹手上也出现了一根银针,银针在自己的指尖上一刺,这个生着好看的鹅蛋脸的女子的一双柳眉微微的皱了起来,但她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留,被银针刺过的纤细玉手伸了出来,一丝丝如气如雾的气血从她的手指上飞出来,又一丝丝的沿着那些细细的金针往小茶的身体内沁了进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小茶脸上的黑气大盛,那些原本若隐若现的黑气好像一下子剧烈的流动了起来,使得小茶的脸上迅速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黑气。

云媛和碧瑶同时出手,两个人也和燕虹一样刺破了自己的手指,精纯的气血从她们的手指上飞快的流出,缠绕在小茶的身体周围,一缕缕不停的包裹上去,不知道过了多少的时间,燕虹的气血也不再沁入小茶的身体,而是也缠绕在小茶的身体周围。

小茶的身体上,如同包裹了一团浓厚的血雾,看上去十分的恐怖,就像有人在用魔功炮制她一般。

但是诗剑却很清楚,云媛和碧瑶、燕虹三人,是以自己本身的气血,配合着术法,要将小茶体内的蛊毒一点点的引出来,然后在小茶的体外消灭。

诗剑不知道这黑焰蛊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消除,但是慈航静斋却只会这一种方法,而这种术法,当然是极其的耗费真元和气血。

那一丝丝精纯的气血从三人的手指中不停的沁出,三人的脸色也越来越白,诗剑甚至担心,三人身体内的气血会不会全部流光。

……。

一丝丝的黑气,终于从金针的顶端慢慢冒了出来,一见到这些黑气冒出来,最先出手,脸色也是最白的燕虹的动作并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云媛和碧瑶的目光却瞬间变得凛冽了起来,云庐中的空气突然一丝丝的流动了起来,忽然化成了一道道极细的剑气,在血雾中飞速的穿刺,将那些黑气都彻底得绞碎。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诡异的灰气在小茶的脸上一闪而没,一道灰色的人影忽然从小茶的身上浮现了出来,就像是小茶的影子蓦然坐了起来,脱离了小茶的身体一般,一下子就朝着云媛、燕虹和碧瑶扑了过去。

“什么东西!”

这灰色的人影一冲出来,整个云庐之中突然阴风阵阵,鬼影重重,诗剑只觉得一股刺骨的腥臭气息扑鼻而来,直觉不对,但因为云媛等人在出手救治小茶,诗剑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

“噗!”

就在此时,云媛忽的张口,一个剑丸从她的口中喷出,瞬间炸开成千百道的剑气,夹着猛烈的真元力量,击打在那条灰影的身上,直将那条灰影打得支离破碎,往后飞出。“诗剑,出手杀了这条魔魅!”吐出剑丸的同时,云媛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听到云媛的呼声,一道剑光从诗剑的腰间冲了出来,斩在了那道支离破碎的灰影上,与此同时,一道道流动的空气也瞬间凝结成了匹练的罡风,将那道灰影卷得无法动作。

吱吱吱!

在罡气和剑光飞绞之下,灰色鬼影发出了诡异凄厉的叫声,被彻底的绞成了一片片的碎片,但是这些诡异凄厉的叫声中,这些碎片却不消散,竟似还要聚合起来。

“附心魔魅?”

一名美艳丰腴的女子以惊人的速度倏然出现在云庐之中,一见被诗剑绞成碎片的灰色鬼影,一声惊呼之下,马上伸手一指,一股强劲的真元力量直接将这些碎裂的灰色鬼影全部卷出了云庐。

“嗤嗤嗤!”

美艳丰腴的女子是诗剑的师叔云灵兰,将那条碎裂的灰色鬼影全部打到云庐之外的天空中之后,云灵兰也不再投鼠忌器,一道道真元和罡风凝结成的透明利刃连续的绞杀着,将那条灰色鬼影打成了飞灰般的细小碎片,同时一团团红色的火云砂从她的手中抖出,化成了一团团炽烈的火焰将灰色碎片团团裹住灼烧。而那些鬼叫连声的灰色碎片上冒出了蜡油融化在热锅中的声音,终于化成了青烟,消失不见。

“这条魔魅竟然要这样才能诛杀。”

诗剑看着那条化为青烟的灰影,剧烈的喘息着,心中尤有后怕。

若不是云灵兰师叔及时赶到,以自己的修为,在不知道这条灰影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未必能阻挡得了这条灰影。

刚刚喷出一个剑丸的云媛的背心也全部已经湿透,脸色雪白,没有半分血色,虽然现在小茶身上的蛊毒已经被控制住了,只要片刻就可以将她身上的蛊毒全部引出来炼化,但是她的气血和真元也已经遭受了极大的损耗。

而且这条附心魔魅也证实了她的判断。

的确是有人想要对慈航静斋有所图谋,而且这条附心魔魅已经炼到了粉碎之后还能聚形的地步,很明显在小茶体内种下这条附心魔魅的人修为是极高。

而让云媛的身体更加发冷的是,她想到自己之前和诗剑已经将小茶带到了明若面前,可是已经修到剑心通明境界的师傅却也没有感觉出来。

“师傅身上的伤势肯定很重,导致修为降低许多,否则她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这样的念头不可遏止的在云媛的脑海中泛起的时候,云媛看到几条身影又已经掠入了云庐。

这是慈航静斋中的人感觉到这云庐斗法的气息,赶了过来。可是云媛却也看到,这些人中并没有自己的师傅,慈航静斋的掌教明若的身影。

她知道自己是在云庐替这花灵驱除毒蛊,现在这里出了事,以她的修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赶过来?

她在哪里?

胃疼拉肚子喝四磨汤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肠胃痛
27岁心肌梗塞
小孩咳嗽一个月了还没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