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篡天 第六百三十七章 站起来,冷邢!

2019-10-12 17:5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六百三十七章 站起来,冷邢!

但是,下一刻,冷邢却是蓦然一惊,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冷魂就来到了冷邢的身边,用那冰冷中带着安慰的眼神冷冷的注视着冷邢。

那冰冷的眼眸深处,却是一股隐藏至深的希冀的神色。

而冷邢竟是浑身一震,饱受打击的心却是开始回暖。

“站起来,三弟,你是我冷家的男儿。”

冰冷中带着一丝温柔的话语,平平淡淡,却是让冷邢浑身一震。

随即,冷邢咬着牙,直接将牙齿咬碎掉,颤抖着四肢,从双手开始,微微弯曲,然后是双腿,膝盖开始弯曲

,然后缓缓地,慢慢的,坚定地,爬起。

这一过程十分缓慢,冷邢的身躯至始至终都是在流血,更是再不停的颤抖,每抖一下,都让众人的内心随之颤抖。

“站起来!”

不知哪里来的声音,带着激动和鼓励。

“站起啦!”

“站起来!”

“站起来……”

一声,两声、三声……

直至汇成洪流,整个擂台下,只有一句呼声:

“站起来!

站起来!”

“好!好样的!

冷邢!好样的!”

“好男儿!”

“真英雄!好!”

冷邢终于站起来了,虽然身躯仍然在颤抖,虽然还是那么虚弱,但底下的人,已经是爆发了山呼海啸般的呼声,纷纷为冷邢鼓劲打气。

而冷邢的目光,在这一刻,已然化为坚定的神色,对着夏侯宇龙,眼神充满炽热,还有化不开的坚定,声音像是从内脏中爆发出来的一样,

“夏侯宇龙,终有一天,我要用我的重剑,像今天一样,彻底打败你!”

冷邢大吼道,整个身躯更是疯狂的颤抖了起来,但是脊梁,却是直挺挺的,仿佛dǐng天立地一般,无论如何颤抖,始终没有半diǎn弯曲。

这一声吼,更是diǎn燃了武林众人的血性,

“好!好样的!”

“好!我们支持你!”

“好汉子!我一定为你鼓劲!”

底下的人爆发出更为炽烈的呼声,纷纷赞扬着,支持着冷邢。

而冷魂却是什么也没説,只是冰冷的看了看夏侯宇龙,随即对着裁判diǎn了diǎn头,将体力不支的冷邢一手抱起,抱回冷家的阵营中。

“夏侯宇龙对冷邢,夏侯宇龙胜!”

宣判的声音姗姗来迟,将众人惊醒,也将那热烈的气氛纷纷平息下去。

不过,一众人看向夏侯宇龙的目光,都有了一种东西,敬佩和尊重。

因为,这是武者的骄傲,堂堂正正,凭着实力,战胜敌人。

对于武者来説,人生有如此一场战斗,有如此对手,实在是梦寐以求。

而冷魂将冷邢送回家族长老那处,顿时几个浑身冰寒的老家伙纷纷围了上去,一个个焦急的探查着冷邢的伤势。

而初步得知冷邢并没有伤到根本,那些老家伙心中松了口气之余,却是深深的阴沉和忌惮。

“敖长老,刑儿所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内脏隐隐有裂纹,外伤严重,均是超越了身体所能承受所受的伤害,虽未伤到根本,但是要彻底康复,只怕也得月余。”

出言的乃是冷家元婴六层的长老冷风。

冷风,冷家长老中排名前十,一身雪白的长衫,身形颀长,如欲乘风,脸庞消瘦而清矍,一双眼十分清亮,似乎扭转之间,便能洞察人之心扉。

冷风素有智谋,而且为人沉稳老练,兼顾大局,医术了得,实力,元婴六层。

他是第一个出言将冷邢的伤势简明扼要的判断给大家听的。

而他口中的敖长老,正是此次带队前来求亲的冷傲,在家族中实力排名前五,有大局观,脸庞方正,精神矍铄,实力,元婴七层。

可是听完冷风的话之后,敖长老却是一言不发,脸色阴沉,但是眼神却是沉凝,面沉如水。

敖长老也是心中愤怒不已,他也没有想到这夏侯少主出手,居然这么重。

但是敖长老素来细心,更是有大局观,他并不认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比拼,夏侯宇龙下这么重的手,而从欧阳英欣慰的神色来看,事情貌似根本没有如此简单。

因为,夏侯家根本就不知道冷家,更是和冷家没有任何往来和瓜葛,更别提夏侯宇龙会对冷家仇视。

但是从这场比斗来看,明显的,夏侯宇龙是别有用心的。

夏侯宇龙直接是用冷邢最骄傲的地方彻底击垮冷邢,若是冷邢心智不坚定,只怕就算没有伤到根本,那此后便会一蹶不振,滋生强大的心魔。

那么冷家的一位天才,就会如此夭折了。

看出问题来的也不单单是冷敖,冷风看出来了,还有,第三位长老,冷煞。

只听一声充满了冰寒煞气的老者怒吼道:

“区区一个夏侯家的少主,安敢将我冷家的天才打成这样,此人用心如此险恶,待我去斩了此人,让他们这些人见识见识我冷家的威严!”

冷煞那如同九幽地狱深处的恶鬼般的声音传出,带着浓的化不开阴煞之气和压抑至极的怒气,顿时令冷家周边空了出来。

旁边的人都是纷纷后退,空出一大块地方给冷家,一个个人的脸色都是震惊至极又忌惮之极,有胆xiǎo的直接就是向后跑去。

冷煞,人如其名,浑身冰寒的凶煞之气,仿佛是杀神一般。

其人更是长得阴森可怖,脸上纵横交错的两道黑色的疤痕,看不出是剑痕还是刀痕,贯穿整个脸部,一双眼睛黑漆如墨,更显得阴寒刺骨,煞气冲天。

冷煞,冷家唯一一个最为嗜血,煞气冲天的人物,做事情只凭自己的心性,而他的心性,非常嗜杀,实力,元婴六层。

“胡闹,不説你杀不杀得了夏侯宇龙,就算杀了,只怕我冷家这些人都要彻底面对武林群雄的怒火,那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冷敖顿时沉声説道,直白的目光逼视着冷煞。

而冷煞很直接的读懂了冷敖眼中的意思,那就是你出来的时候答应过我的,会好好收敛自己的凶煞之气的。

而冷煞有一个特diǎn,那就是答应了的事情,就不会反悔,説做到,就做到。

所以,在冷敖的目光逼视下,冷煞十分不甘心的一diǎn一diǎn收敛自身的煞气和怒气,最后将煞气敛去,冷敖这才收回目光。

而冷风似乎也想到了许多,不由得陷入了深思,随即对着冷敖diǎn了diǎn头。

冷敖却是直接转向了冷魂和冷沁,带着考验的目光问道:

“冷魂,冷沁,对此事,你们如何看。”

冷魂直接对着冷沁diǎn了diǎn头,示意她先説,冷沁一见冷魂如此,也不再犹豫,恭敬地答道:

“是,敖长老,此次夏侯宇龙如此作为,明人眼中都看得出来他的险恶用心。

这説明此人就是故意针对我冷家的。

而夏侯家可以説是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我冷家,更是对冷家一无所知。

因此,夏侯宇龙背后,必然有人指diǎn,或者,操控。”

冷沁説到这里,眼中闪过思索的神光,

“但夏侯宇龙天纵奇才,如此妖孽人物,心中必定有着极强的傲气,而且此人的智慧更是了得。

如此人物,被操控的可能微乎其微,而夏侯宇龙此举,更是像自己擅作主张,从夏侯彰的神情不难看出,夏侯宇龙这一路下来都是给他一个又一个惊讶。”

冷沁顿了一顿,然后直接给出了结论,

“因此,夏侯宇龙是故意的,而如此人物,敌视我冷家,必然有原因。

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欧阳家的寒冰之体欧阳倩,也只有这一个可能,欧阳家对冷家敌视。

夏侯宇龙若是知道此事,再则,欧阳家、夏侯家都是四大世家,关系也最为亲近。

若是欧阳倩和夏侯宇龙郎才女貌,欧阳英有意将欧阳倩许配给夏侯宇龙,那么,夏侯宇龙刻意针对冷家,也完全合理。

沁儿愚钝,也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可能。”

冷沁的这一番分析顿时令众人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冷魂的眼中却是平静,似乎早就想清楚了这一diǎn,而冷敖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随即对着冷魂説道:

“魂儿,我们想的也大体如此,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夏侯宇龙的敌意,接下来你准备如何?”

“下一场,冷沁直接认输,她不是夏侯宇龙的对手。

我,和夏侯宇龙决一胜负,胜,提亲!”

冷魂十分直白地説道,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是刻满了冰峰一般的寒光。

东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莱芜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吴忠治疗早泄医院
东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莱芜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